改革,唯一和最好的选择
发布日期:2013-11-16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    改革,由问题倒逼而产生。

    1979年之前,当深圳还叫宝安县的时候,是一个典型的边陲农业县,经济发展十分缓慢,是广东省最落后的地区之一。“宝安只有三件宝,蚊子苍蝇沙井蚝,十室九空人离去,村里只剩老和少。”这首民谣是对当时落后、荒芜的深圳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而当时的中国,还有许许多多的“宝安县”:生产力发展迟缓,人民的温饱还未解决,科技教育落后……如何改变这种局面?答案只有一个:改革。

    正如后来邓小平同志所总结的:“我们正在做的改革这件事是够大胆的。但是如果我们不这样做,前进就困难了。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,是一件很重要的必须做的事。”也正如日前习近平总书记所说:“中国共产党人干革命、搞建设、抓改革,从来都是为了解决中国的现实问题。”

    35年来,我们用改革的办法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:十一届三中全会解放思想、上下同心,开启了改革开放的“大门”;十四届三中全会勾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基本框架,卸下“计划”包袱,经济发展轻装疾进,势如破竹;十六届三中全会树立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,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驾驭全球化风浪高歌长进……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,开辟了“中国道路”。

    如今,深圳早已成为国际化大都市,中国也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改革就像一根魔力棒,激活了古老的中国,让她焕发出蓬勃生机。

    改革,在不断解决问题中深化。

    改革只有起点,没有终点。旧的问题解决了,新的问题又会产生,且新问题更复杂、更棘手,接下来的改革更紧迫、更关键。

    35年改革一路闯关夺隘,取得的成就是辉煌的,面临的问题也是严峻的:我们的钢铁、煤炭、水泥等原材料产量世界第一,却始终处于价值链的最末端,缺少“中国创造”;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付出了沉重的资源环境代价,蓝天、白云、青山、绿水成为奢侈的需求;人们的钱袋子鼓起来了,对分配不公的抱怨也多起来了……在前进的道路上,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、收入分配制度改革、户籍制度改革、社会保障制度改革、现有利益格局调整等等,成为改革难啃的“硬骨头”,绕不开的“险滩”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中国过去30多年的改革是‘帕累托改进’,绝大多数人能从改革中受益。那么现在,改革越来越会成为‘卡尔多改进’,利益增进和利益调整并存,两难情况越来越多。”中国(海南)改革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说。

    处在这样的时代节点、时间窗口,改革就成了中流击水、不进则退。那么,靠什么突破体制机制障碍,实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“硬指标”?如何完成经济、政治、社会、文化、生态等一系列重要指标,实现持续健康发展?怎么解决发展所面临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问题,释放全社会创造活力?答案只有一个:全面深化改革。

    改革,上坡的路注定难走。

    全面深化改革必然困难重重,但天下之事,“为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为,则易者亦难矣”。十八大之后,中央领导层在多个场合表明改革攻坚的决心,“惟其艰难,才更显勇毅;惟其笃行,才弥足珍贵”。

    今日之改革,与35年前的改革有所不同。改革开放初期,没有现成的道路可走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搬,所以我们提出要“摸着石头过河”进行改革试验;而当下的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,对于要走的路,要实现的目标,决策者已经有了明确的认识,就不能再单纯的“摸石头”,更要提供“导航仪”,确保在趟深水、过险滩时不滑跌。顶层设计就是这样的“导航仪”。当改革打响攻坚战,就需要把顶层设计和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结合起来,在系统谋划中扎实推进。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明确提出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,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促进,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方法论。

    改革的复杂性、艰巨性,决定了改革不仅需要顶层设计,还要顶层推动。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指出的:在这个时候,比认识更重要的,是决心;比方法更关键的,是担当。要想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、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,必须有一个更高、更强的统筹协调机构,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组织保障。此次全会上,中央决定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,负责改革总体设计、统筹协调、整体推进、督促落实,释放出强烈的改革信号,为改革注入了强大推动力。

    改革当然会有风险,但不改革会有更大的风险。改革不会一蹴而就,也不可能一劳永逸,但破解发展中的难题,改革仍是我们唯一、最好的选择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